“疯狂”艺术家达明赫斯特的自我剖析

图片 1

达米恩赫斯特

我一直是个有点善变的人,总以许多不同方式去看待世界,就好像人格分裂。英国艺术家达米恩赫斯特(Damien Hirst)承认。在赫斯特英国的工作室中,我们的记者与这位当代艺术界最举足轻重的艺术家进行了独家访问,在对谈之间感受他的疯狂。

有时我会看着工作室,明确地说,这些东西都是同一个人做出来的,真是疯狂。当然,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。然后你就觉得这些举动其实很接近于疯子。

它是把最重磅的事物财富、金钱或成功扔到死亡面前。他谈起钻石头骨,我记得曾问我的业务经理,我们可以这样做吗?之前我从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,每个月投入数百万,而且你知道我小时候非常穷。你可能认为钻石头骨很俗气,然而现在或是未来的珠宝商将会看着它,为我们能够找到如此多完美切割的钻石而惊叹。我一直感兴趣的是如何处理那些令人惊恐、难以解决的事物比如死亡,并且加以装饰。装饰在艺术中是一种批判。记得在艺术学校时,我的一位老师说我的一幅画可以做成很好的窗帘。然而到最后,在死亡面前我们唯一的武器就是装饰。

这个头骨未曾公开展出,但赫斯特正考虑在墨西哥的考古博物馆展示它。我在墨西哥做展览的时候,见到了墨西哥的总统,他不无自豪地说,他问我是否愿意在那展出钻石头骨。

做不能做的事

在英国北部的利兹(Leeds)长大,赫斯特进入伦敦大学金匠学院(Goldsmiths, University of London)学习美术,最初因策划独立学生艺术展Freeze 而崭露头角。他大学二年级时创作了《一千年》(A Thousand Years),在一个玻璃柜中摆放了一颗腐败的牛头、无数苍蝇及蛆虫,这件作品后来于1997年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(Royal Academy of Art)举行的,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查尔斯沙奇(Charles Saatchi)收藏品展览耸动(Sensation)中展出。曾有人目击赫斯特的偶像弗朗西斯培根(Frances Bacon)站在这件作品之前,足足欣赏了一个小时之久。

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(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),一只保存在充满福尔马林的玻璃柜中的虎鲨,让赫斯特成为了1990年代最具话题性的年轻英国艺术家(Young British Artists,简称YBAs)。

记得那时候我认为动物园真是令人沮丧的地方,要是有一个动物园,里面的动物都是死了的,我们就不必看着它们受苦了,他解释道,鲨鱼的灵感当然来自电影《大白鲨》(Jaws),它是关于恐惧的,我认为如果我要做鲨鱼,它一定要大得足够吃掉你。

赫斯特最爱的四件作品是钻石头骨、苍蝇、鲨鱼,以及金色牛犊(The Golden Calf),后者是一只头顶黄金碟的小牛,保存在黄金橱窗中,在他的拍卖中卖出了1030万英镑。那么,是什么促使他进行这次拍卖?在我做过的许多事情背后的理由,都是你不能这么做,他说,在艺术学校时它们教你一种不成文的规则,那就是艺术家不能直接到拍卖行去。曾经有拍卖行问我是否有旧作可以提交,而我总是说:我不会给你们旧作,我会给新作。他们就说:你不能这么做。最终他们回来说:好吧,我们就这么做。我的好些艺术家朋友在拍卖之后对我说:你把艺术界所有的钱都拿走了。然而,那一年我花在做艺术上的钱显然要比那更多。

赫斯特的中介拉里高古轩(Larry Gagosian)与白立方画廊的总监杰贾普林(Jay Jopling)因赫斯特组织的这次拍卖而受到刺激。拉里不是很高兴,杰好像习惯了,赫斯特承认,我的意思是,他们不高兴是因为我正在惹麻烦。我记得拉里对我说:为何你要杀死下金蛋的鹅呢?

本文由澳门威尼斯app下载发布于绘画,转载请注明出处:“疯狂”艺术家达明赫斯特的自我剖析

相关阅读